[全员]众生道·绝情谷篇(二)

曦孤cp每篇都打tag,紫明cp出场才打。


  青绿色的藤蔓外壳上裂开了道道深褐缝隙,悄无声息地蛇行于草地,在曦月一声大吼中暴起,首部迸出尖利长锥向孤剑狠狠扎下。无剑猛地跃上半空,运起剑气,却牵动内伤,生生从空中跌了下来,脸埋在草地中,又是一口血。那边的“孤剑”足尖一蹬,长剑挥出明亮的扇形,藤蔓便断作几截栽在草地上,那边的魍魉王早已沉入湖中,不见踪影。

  无剑弓着身子,甚至连嘴边血迹都无力擦去,只能尽力调整内息。前时那一招大大超出了她目前的能力,伤自然不轻。然而曦月和孤剑的情况更加糟糕,曦月顶着孤剑的壳子,把在他身体里的孤剑扶了起来,孤剑懵得厉害,盯着自己的手半晌说不出话。曦月扯下臂上绑情花的带子,简单粗暴地把长发捆成一把,过去扶起无剑,把她背到背上:“我们得赶快走了,谁知道那魍魉王还会不会出来。他要是再来一次,我们估计就完了。”孤剑听了进去,跟着曦月加快了脚步。

  三人刚刚走出情花林时,无剑忽的想起一事,道:“淑女叫我们万万不要来,是不是因为……”曦月顺着她未竟的话头想了想,哈哈大笑起来:“谁让你们整日叫她大哥,这回淑女真要变成你们大哥了。”孤剑瞪他一眼:“还有心思说笑话。”曦月满不在乎地揉乱他头发,浑忘了这是他自己本来的身子:“你没事嘛,怕什么。”

  三人插科打诨着回到了平时居住的木屋,君子和淑女在门口,焦躁地来回踱步,冷不丁见着他们简直是喜出望外,匆忙迎了上去,君子要扶无剑,手伸到一半又收回来,挥手示意淑女来扶。君子急道:“都说了叫你们别去了!怎么老不听人话,非要我自己来拦着是不是!”无剑一手搭在淑女肩上,闻言诧异望向君子:“你才是淑女……”再转脸向扶着自己的人,“淑女”的脸上青红交替,把脸别了过去,又被无剑伸手掰了回来。“那你是君子吧?”无剑眯着眼,做出一副流氓的样子,“往日逗你两句都不得,如今可算是被我逮着机会了。”真正的君子“啪”一声拍开她的手,淑女气呼呼地过来,架起她另一边胳膊,数落道:“都伤这个样子了还有心情撩闲呢?赶紧进去吧!”

  彼时日落西山,西边的天空奄奄挂着一道残阳如血,而绝情谷上方的天已经幻作了墨蓝。此夜无星无月亦无风,屋内点了三支红烛,映着几人神态各异的面孔。

  无剑率先出声:“目前绝情谷内魍魉形势如何?”九曲答道:“除情花林中的碧水寒潭外,各处魍魉剿清大半,只剩极小部众,不足为惧。”龙骨续道:“只看碧水寒潭了。”

  无剑再问:“目前可战斗的人有多少?”孤剑凝眉肃道:“九曲与龙骨无异,淑女与君子剑出同源,实力也无太大折损。但我与曦月功法差异极大,实力与以前以前相去甚远。”

  无剑沉吟:“我的内伤还好说……不要紧。九曲和龙骨有没有同时现身于魍魉王之前?”九曲答道:“有。当时我们四人同时对敌,忽然数支魍魉冒出,将我们隔开。我奋力甩出青网,好不容易囚住大半时才发现淑女与君子倒了下来,于是连忙赶到他们身边。此时魍魉大军不动,待得他二人醒来便对着君子猛下杀手。亏得我与龙骨早有准备,才不至于被打的措手不及。”

  曦月若有所思:“这套路与我们遇到的倒是一模一样。”君子喃喃道:“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要杀,直接对两个猛攻便好了,为何只针对一个?”无剑眨眨眼道:“明天去探探不就知了?”
 

  孤剑与淑女骤然起身,“不可!”“不许去!”无剑不曾想到他们的反应会这么大,吓了一跳,讪讪笑道:“不去试试怎么知道是怎样一回事呢?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不用紧张的。”孤剑满是不赞同之意,淑女反对的更加激烈,奈何无剑执意要去,只好作罢,孤剑拿了恢复的药来助她伤愈,淑女更去翻了一套护身金丝甲给她穿上,这才放心。

  众人从曦月的房子里出来,此时夜幕低沉,几颗残星似剺妇眼角的泪光一闪一灭。淑女给君子披上了披风,拢了拢衣襟,两人挽着手无言离开了。无剑轻轻敲了三下九曲青丝的手背,九曲会意,离开众人视线后来到了无剑的房间。

  无剑果然未曾更衣,只是卸了两只银簪,拿一只剔亮了蜡烛。她招呼九曲坐下,斟酌道:“明日我想找人与我一同去试一试那魍魉王,你可愿意吗?”九曲应允,又问:“你可有什么想法了?”

  无剑拿簪子的末端敲击着桌面,轻声道:“我倒有个猜想,因着这个万万不能叫那四人来……对还是不对,只能看明天了。”

  次日,天才蒙蒙亮时,九曲便与无剑出了门。九曲一路提防,一路上甩出几张青网杀了些零碎魍魉。相较之下无剑略松懈些,一路凝眉深思,心里算盘打得飞快。

  来到了碧水寒潭边,二人止住脚步,对视一眼,不语。

  无剑伸出二指指着湖心,湖心竟缓缓地泛起了涟漪。她左手忽而捏诀,右手变指为掌,顿时千斤波涛涌动,湖心被她掌风劲气所激,竟出现了个急湍漩涡!

  二人的头发衣袍皆被剑气扬得猎猎作响。无剑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湖面,头也不转地低叱一声:“准备了!”

  在九曲戒备地弓起腰的同时,黑魆魆一支魍魉小队从湖中箭似的蹿出,疯狂地攻向他二人。九曲早有准备,系有森亮倒钩的青网甩出,兜头罩住了为首一大批魍魉,魍魉攻势为之一滞。无剑见此,右手再次变幻手势,向上简单一扬,登时数十支水箭呼啸着追上的那支魍魉,凶狠地打穿了他们的脑袋。湿润的水汽混着淡淡血腥气散开,黑血染污了原本青翠可爱的草地,尸体累积如小丘陵,叫人心生厌恶。

  而魍魉王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露面的。

  他几乎是杳无声息地出现,存在感却强烈的让人完全无法忽视他。他身后依旧是那面缠着藤蔓的巨镜,镜中却空无一人。

  无剑伸手挡住了欲进攻的九曲青丝,将他护在身后。魍魉王在镜中瞥了他们一眼,扬手召来一群魍魉,魍魉奔流涌出,仗着数目众多,毫无章法的乱打一气。无剑始终紧紧地靠着九曲青丝,魍魉好像未想到要分隔开他们两个,从始至终都没有用到对付曦孤和君淑的招数,魍魉王也不曾发射那乌光。

  待战至魍魉被消灭殆尽,魍魉王重新沉回湖里时,九曲已累得精疲力尽,无剑也是鬓发散乱。九曲在草地上坐下了,喘匀了气问道:“你有什么头绪了没有?”无剑哈哈笑了几声,道:“有了!只待继续证明罢了。”




    3 2018-06-18 曦孤cp每篇都打tag,紫明cp出场才打。 青绿色的藤蔓外壳上裂开了道道深褐缝隙,悄无声息地蛇行于草地,在曦月一声大吼中暴起,首部迸出尖利长锥向孤剑狠狠扎下。无剑猛地跃上半空,运起剑气,却牵动内伤,生生从空中跌了下来,脸埋在草地中,又是一口血。那边的“孤剑”足尖一蹬,长剑挥出明亮的扇形,藤蔓便断作几截栽在草地上,那边的魍魉王早已沉入湖中,不见踪影。 无剑弓着身子,甚至连嘴边血迹都无力擦去,只能尽力调整内息。前时那一招大大超出了她目前的能力,伤自然不轻。然而曦月和孤剑的情况更加糟糕,曦月顶着孤剑的壳子,把在他身体里的孤剑扶了起来,孤剑懵得厉害,盯着自己的手半晌说不出话。曦月扯下臂上绑情花的带子,简单粗暴地把长发捆成一把,过去扶起无剑,把她背到背上:“我们得赶快走了,谁知道那魍魉王还会不会出来。他要是再来一次,我们估计就完了。”孤剑听了进去,跟着曦月加快了脚步。 三人刚刚走出情花林时,无剑忽的想起一事,道:“淑女叫我们万万不要来,是不是因为……”曦月顺着她未竟的话头想了想,哈哈大笑起来:“谁让你们整日叫她大哥,这回淑女真要变成你们大哥了。”孤剑瞪他一眼:“还有心思说笑话。”曦月满不在乎地揉乱他头发,浑忘了这是他自己本来的身子:“你没事嘛,怕什么。” 三人插科打诨着回到了平时居住的木屋,君子和淑女在门口,焦躁地来回踱步,冷不丁见着他们简直是喜出望外,匆忙迎了上去,君子要扶无剑,手伸到一半又收回来,挥手示意淑女来扶。君子急道:“都说了叫你们别去了!怎么老不听人话,非要我自己来拦着是不是!”无剑一手搭在淑女肩上,闻言诧异望向君子:“你才是淑女……”再转脸向扶着自己的人,“淑女”的脸上青红交替,把脸别了过去,又被无剑伸手掰了回来。“那你是君子吧?”无剑眯着眼,做出一副流氓的样子,“往日逗你两句都不得,如今可算是被我逮着机会了。”真正的君子“啪”一声拍开她的手,淑女气呼呼地过来,架起她另一边胳膊,数落道:“都伤这个样子了还有心情撩闲呢?赶紧进去吧!” 彼时日落西山,西边的天空奄奄挂着一道残阳如血,而绝情谷上方的天已经幻作了墨蓝。此夜无星无月亦无风,屋内点了三支红烛,映着几人神态各异的面孔。 无剑率先出声:“目前绝情谷内魍魉形势如何?”九曲答道:“除情花林中的碧水寒潭外,各处魍魉剿清大半,只剩极小部众,不足为惧。”龙骨续道:“只看碧水寒潭了。” 无剑再问:“目前可战斗的人有多少?”孤剑凝眉肃道:“九曲与龙骨无异,淑女与君子剑出同源,实力也无太大折损。但我与曦月功法差异极大,实力与以前以前相去甚远。” 无剑沉吟:“我的内伤还好说……不要紧。九曲和龙骨有没有同时现身于魍魉王之前?”九曲答道:“有。当时我们四人同时对敌,忽然数支魍魉冒出,将我们隔开。我奋力甩出青网,好不容易囚住大半时才发现淑女与君子倒了下来,于是连忙赶到他们身边。此时魍魉大军不动,待得他二人醒来便对着君子猛下杀手。亏得我与龙骨早有准备,才不至于被打的措手不及。” 曦月若有所思:“这套路与我们遇到的倒是一模一样。”君子喃喃道:“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要杀,直接对两个猛攻便好了,为何只针对一个?”无剑眨眨眼道:“明天去探探不就知了?” 孤剑与淑女骤然起身,“不可!”“不许去!”无剑不曾想到他们的反应会这么大,吓了一跳,讪讪笑道:“不去试试怎么知道是怎样一回事呢?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不用紧张的。”孤剑满是不赞同之意,淑女反对的更加激烈,奈何无剑执意要去,只好作罢,孤剑拿了恢复的药来助她伤愈,淑女更去翻了一套护身金丝甲给她穿上,这才放心。 众人从曦月的房子里出来,此时夜幕低沉,几颗残星似剺妇眼角的泪光一闪一灭。淑女给君子披上了披风,拢了拢衣襟,两人挽着手无言离开了。无剑轻轻敲了三下九曲青丝的手背,九曲会意,离开众人视线后来到了无剑的房间。 无剑果然未曾更衣,只是卸了两只银簪,拿一只剔亮了蜡烛。她招呼九曲坐下,斟酌道:“明日我想找人与我一同去试一试那魍魉王,你可愿意吗?”九曲应允,又问:“你可有什么想法了?” 无剑拿簪子的末端敲击着桌面,轻声道:“我倒有个猜想,因着这个万万不能叫那四人来……对还是不对,只能看明天了。” 次日,天才蒙蒙亮时,九曲便与无剑出了门。九曲一路提防,一路上甩出几张青网杀了些零碎魍魉。相较之下无剑略松懈些,一路凝眉深思,心里算盘打得飞快。 来到了碧水寒潭边,二人止住脚步,对视一眼,不语。 无剑伸出二指指着湖心,湖心竟缓缓地泛起了涟漪。她左手忽而捏诀,右手变指为掌,顿时千斤波涛涌动,湖心被她掌风劲气所激,竟出现了个急湍漩涡! 二人的头发衣袍皆被剑气扬得猎猎作响。无剑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湖面,头也不转地低叱一声:“准备了!” 在九曲戒备地弓起腰的同时,黑魆魆一支魍魉小队从湖中箭似的蹿出,疯狂地攻向他二人。九曲早有准备,系有森亮倒钩的青网甩出,兜头罩住了为首一大批魍魉,魍魉攻势为之一滞。无剑见此,右手再次变幻手势,向上简单一扬,登时数十支水箭呼啸着追上的那支魍魉,凶狠地打穿了他们的脑袋。湿润的水汽混着淡淡血腥气散开,黑血染污了原本青翠可爱的草地,尸体累积如小丘陵,叫人心生厌恶。 而魍魉王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露面的。 他几乎是杳无声息地出现,存在感却强烈的让人完全无法忽视他。他身后依旧是那面缠着藤蔓的巨镜,镜中却空无一人。 无剑伸手挡住了欲进攻的九曲青丝,将他护在身后。魍魉王在镜中瞥了他们一眼,扬手召来一群魍魉,魍魉奔流涌出,仗着数目众多,毫无章法的乱打一气。无剑始终紧紧地靠着九曲青丝,魍魉好像未想到要分隔开他们两个,从始至终都没有用到对付曦孤和君淑的招数,魍魉王也不曾发射那乌光。 待战至魍魉被消灭殆尽,魍魉王重新沉回湖里时,九曲已累得精疲力尽,无剑也是鬓发散乱。九曲在草地上坐下了,喘匀了气问道:“你有什么头绪了没有?”无剑哈哈笑了几声,道:“有了!只待继续证明罢了。”

想到一个沙雕曦孤脑洞

无剑和曦孤演《飘》的话剧,无剑演郝思嘉,曦月白瑞德,孤剑卫希礼。

“斯嘉丽不可怜吗?”无剑幽幽吐出一口烟,“她以为爱她的两个男人,现在在里头亲成了一团……科科。”

今天回学校了,见人挺高兴的,但是没什么话说,有点尴尬。

大家都变了挺多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学校也是。

回到以前的班,可能是因为男生们说话太大声了,有个学妹吓哭了。我不是很懂,外面的都是正经学生,又不是小混混,这都要哭?最后一个女生过来把窗帘拉上了,我们和里面完全隔绝了。挺没意思的,干脆自己先走,和朋友讲一声,自己去吃饭。

也不是生气,就是觉得没意思,和想象的不太一样。今天虽然下雨,但是空气很好,雨也不大,待会可能去猫咖写作业,心情又好多了。

先吃饭啦。

听童话镇出来的脑洞,各个童话混杂:灰姑娘,小红帽,绿野仙踪,红鞋子等等

灰姑娘+多萝西无剑,小红帽+神仙教母(魔女)木剑,逆转现实的河。

大概是男无剑五兄弟在河的对面全都变成了女人,无剑要娶公主就必须在女儿身的情况下取得宝物。木剑引诱无剑干坏事(具体是啥我也没想好,舞会上杀掉王子什么的),无剑不愿意按他说的做,展开了一系列压迫与反抗。最后木剑要来抢无剑的银鞋子,被无剑反套了红舞鞋,一直跳舞跳到河边,映出男身的倒影,木剑诡异一笑,跳了进去。无剑打通最后一关(×)拿到宝物之后终于回去了河对岸,作为男儿身迎娶了公主。婚礼上公主与木剑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相视一笑。总之就是一个混乱邪恶的脑洞。

曦孤的一点脑洞

  我其实非常喜欢无剑和每对cp都非常熟的设定,与cp两个关系都很好并且坦荡而直率,可以互相打闹笑骂那种。

  今天就有一个脑洞。无剑和一群同学回初中的时候正好看见曦孤两个在附近打转,原来两个人搭公交的时候曦月睡过了,孤剑认错路才到了这里。曦月看见了无剑,上去打招呼,迅速和无剑的一班同学打好了关系。孤剑不想和人打招呼,热得不行,钻到了无剑伞底下。曦月和别人结束了话题挤过来,也要打伞。

“你过去点,给我留个地儿。”

“这伞就这么大,你别过来。”

“小气,以前找我借球衣穿的时候你不是这么说的。”

“大热天的,你话这么多不累吗?”

无剑:劳驾,从我的伞底下滚出去:)

[全员]众生道·绝情谷篇(一)

隔了这么久我更文了,惊喜吗

绝情谷篇带曦孤,君淑亲情向,有九曲和龙骨出场,依旧带我流紫无,不适者注意避雷。

本篇cp有曦孤。

基本每一篇章都会有原创人物,绝情谷篇也不例外。







  “咕噜咕噜——”

  潭水泛开涟漪,顷刻又湮没无踪,战士伤痕累累的身躯被镜面般的湖水吞没,连着那些真挚炽热的感情、无望而长久的等待一同一同葬在了冰冷水底。

  桥的那头黝黑一片,见不到灯光。








  碧瓜红椒,油光透亮,嫩绿的芫荽冒一点尖儿,好一盘凉拌青瓜。



  至于为什么做起了凉拌青瓜,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正逢青瓜上市,越女和柳叶便买了三四根回来,要用来做汤。拎着菜篮子在闹市中行走,不免出一身热汗。越女回去后便换了身衣服,正束好了头发要上妆,却发现妆奁的锁扣卡住了,越女便抱着妆奁去找无剑。谁知曦月同孤剑又打了起来,在院子里战的热火朝天,未注意到一旁娇小的越女,一道刀光便飞了向她。越女迅疾躲开,手一滑,妆奁便结结实实地磕在了地上。



  锁扣开是开了,脂粉簪子也碎了。



  无剑搂着眼泪汪汪的越女,不由分说地按着曦孤二人的头把他们丢进厨房,带着越女采买去了。柳叶洗了手也来帮忙。曦孤在一旁推推搡搡,拳来掌往,震断了那边挂着砧板的钩子,沉重的砧板掉下来,把底下的黄瓜砸成了块。



  得,做菜不用切了。



  无奈的柳叶支使他们把大些的黄瓜块切小点,自己切起了芫荽,青翠的芫荽在他手底变成了碎末,洒在了青瓜上,再浇上透亮辛香的红油和醋。家务不通的曦孤背着手,钦佩地探着头瞧他有条不紊地处理黄瓜,也停了互掐的手。须臾,柳叶用干干净净的白瓷盘把黄瓜端了出去,三人各自捏着小小的一根签子,戳块青瓜嚼了起来,清香微辛味道在口腔中扩散开来,叫人心旷神怡。



  须臾,无剑抱着大大小小的盒子回来了,越女眼圈儿犹带三分红,神情却欢快了不少,欢欢喜喜地跑到桌前拿签子戳黄瓜吃,眯着眼赞叹:“好吃!不过红油浇少了,柳叶哥哥还是不爱吃辣呢。”柳叶笑道:“放多了你又要红着眼灌水,埋怨我做得辣了。”越女脸飞红云,悄声反驳:“我才没有……”



  那边无剑把叠在手上的盒子堆轻手轻脚地放在了桌上,半真半假地埋怨道:“我拿了一路的盒子,衣服都汗湿透了,也不给我擦擦。”越女歉然,急忙跑过来将黄瓜喂入她口中,再从裙侧拿下手帕给她擦汗。越女抽出手帕时有一只靛青的蝴蝶从帕子里飘落,翅型狭长,不似寻常蝴蝶的圆润。孤剑瞧着眼熟,问了句:“这是什么?”无剑伸手接住蝴蝶递过去,道:“我们采买的时候飞来的,莫名其妙停在了我头发上,我怎么看怎么像你们手臂上的情花,就拿了回来。”



  曦月凑上前来,端详片刻,脸色越来越严肃,他捏住蝴蝶的躯干部分,指尖数道掺金的白光涌进其中,“蝴蝶”便解了体,变回一张手帕摊在他掌心,上有几行嫣红的小楷。孤剑读的脸色发沉,道:“我们待会就赶回绝情谷去。”越女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被他们的脸色给吓得心惊肉跳,慌神道:“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无剑看着那嫣红的颜色,咬牙道:“那是我们上回送给淑女的胭脂。”



  原来这只所谓的蝴蝶,竟是淑女剑以秘法传来的求救信,信中道绝情谷深处的绝情潭竟有引魂镜新生,如今谷中四处藏有魍魉,虽不强悍,却数量众多,君淑九寒四人应付不来,催他们速回。信中还道,不要与魍魉王硬抗,若不能保证自己毫发无损,绝对不能与他正面抗衡。



  无剑怒道:“木剑竟将手伸到了绝情谷!本以为他只是想……没想到竟如此恶毒!我同你们去,看看这回他要用什么招数!”曦月和孤剑在那头已配好了自己的刀剑,推开了门,沉声道:“走吧。”越女慌忙叫道:“等等!我与你们一起去!”说着便要去取剑,被柳叶按了下来:“你莫急,淑女剑不会有事的,有阿无在呢。如今山庄人不多,绿竹伤未全愈,需得我们留在此处看守才好。”越女剑红了眼眶,呐呐地点头应允。




  无剑三人快马加鞭赶回了绝情谷,孤剑勒马蹙眉道:“照淑女信上说,我们是不是该暂避魍魉王?”曦月面上带了一缕漫不经心的冷笑:“绝情谷至强功法乃是一道阴阳乱刃法,而我同你又是至强的刀剑,总至于不怕它一具行尸走肉。何况再不济,还有无剑在此。”无剑点头应允,曦孤遂下了马,三人缓步走向绝情谷深处的绝情潭。



  绝情谷地势狭长幽深,绝情潭更是位于情花丛极深之处。别处的情花未过腰身,想来是君子剑与淑女剑常常修剪的缘故,而此处的情花树却疯狂地长至三层楼高,垂下的枝条开满了妖冶的靛青色花朵,花蕊中夹着一丝深紫,形状细长,如斑斓的毒蛇吐出信子,扭动着爬了满树。



  泥地湿软蓬松,三人屏气凝神地走着,林中不时响起水珠自花瓣尖儿落下的滴答声,气息湿润,寒意缭绕着鼻尖,幽幽地沿着经脉流入心头。



  未几,三人到了终点。绝情潭无波无澜,潭面如镜,而令人惊诧的是,潭面上方真真切切的有一面巨大的镜子,镜的边缘攀绞缠绕着蛇行的藤条,颜色是死气沉沉的暗绿,衬得底下的人脸色也有股暗沉的灰败。他明明生的一副英勇的战士样貌,肌肉虬结,肩背上刀伤、枪伤交错,却在对镜轻轻抚摸自己的容颜,兰花指微翘,动作缓慢而阴柔。



  无剑止步,凝眉甩出一记马鞭,登时数只魍魉奔出,挡了那记攻击。曦月与孤剑身上煞气越发重了,各自拔出兵刃。黑剑笔直修长,刃口幽幽蓝光,与孤剑的眼中迸发的寒光相类似。金刀至刚至重,在曦月手中挥舞出道道凌厉白光。细剑大开大合,纵横睥睨;宽刃轻灵穿梭,以一敌十。



  这就是曦月与孤剑同修的阴阳乱刃法。辅以无剑的无影剑气,魍魉众顿时倒了大半,其余的惮其锋芒,不敢上前。



  三人收了兵刃,与魍魉众对峙,气氛紧绷
张,一触即发。无剑嘴唇微动,以密语传音至曦孤耳中:“我在正面吸引他注意力,你们去侧面进攻。以剑啸为号。”曦孤以同法回应,三人依旧一动不动,静待时机。



  一声清啸划破天际,林叶为之颤抖,数只白鸟不安地扑腾着翅膀从林中飞出。曦孤身影化作一道闪电,刀剑乱舞中魍魉纷纷倒下。无剑捏诀放出一招“万流东汇”,余下魍魉的攻势登时减了一半。魍魉王并未转头去看无剑,而是轻轻抬眼瞥了一眼自己的侧面,那边的孤剑挡在曦月面前,砍死了一只修刚属功法的魍魉,。他收回视线,一点乌光从他指尖悄无声息地涌进了镜面之中,他脸色变得更加灰败,神情却兴奋了几分,叫人不寒而栗。



  三支魍魉自水面暴涌而出,把三人隔在了三个封闭空间中,无剑左右支绌,在魍魉缝隙中觑得曦孤二人皆倒了下去,登时惊得手足发冷。魍魉越来越多,这样下去只会死在此处,无剑心中后悔着为何不听淑女的话,一边汇聚体内气息,将所有剑气倾泻而出,刹那间剑气如洪水决堤一般爆发,将余下所有魍魉剿尽。她吐掉口中鲜血,勉力运起轻功纵身到曦孤旁边。



  原来,曦月同孤剑刚才被魍魉冲散开来,少了支持,一人对上百十个魍魉,未免力不从心。不经意间,孤剑眼角余光觑得自己在水中的倒影,竟变成了曦月,心头大骇,手上动作一慢,便被湖面突然射出的一道乌光刺进了眉心,曦月也是如此,登时疼得倒地辗转,只觉得浑身百来块骨头被人打碎重组,皮肤被硬生生地撕扯成碎片,脑中有千万根细针穿梭,尖锐的刺痛感叫他几乎想要把自己脑袋砍下来。



  无剑见得如此,也不知如何是好,干脆运气恢复方才添的内伤,幸亏两人的样子开始渐渐好转,她才稍稍放下心来。



  孤剑终于从剧痛中挣扎出来,他以手肘撑地起身,去摸自己的剑,手腕一沉,才发现他拿到的是一把银刀。,而自己缠腕用的靛蓝带子也不见了,手上多出了一副皮质手套。



  这不是曦月的装备吗?他猛地反应过来,震惊得说不出话。他尚未搞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便瞧见那边的无剑挨了藤蔓的一记重击,而他自己的声音发出一声剧烈的嘶吼。



  “孤剑,躲开!”

 







我终于对互换身体梗下手了(突然变态.jpg)







 

    1 22 2018-06-03 隔了这么久我更文了,惊喜吗 绝情谷篇带曦孤,君淑亲情向,有九曲和龙骨出场,依旧带我流紫无,不适者注意避雷。 本篇cp有曦孤。 基本每一篇章都会有原创人物,绝情谷篇也不例外。 “咕噜咕噜——” 潭水泛开涟漪,顷刻又湮没无踪,战士伤痕累累的身躯被镜面般的湖水吞没,连着那些真挚炽热的感情、无望而长久的等待一同一同葬在了冰冷水底。 桥的那头黝黑一片,见不到灯光。 碧瓜红椒,油光透亮,嫩绿的芫荽冒一点尖儿,好一盘凉拌青瓜。 至于为什么做起了凉拌青瓜,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正逢青瓜上市,越女和柳叶便买了三四根回来,要用来做汤。拎着菜篮子在闹市中行走,不免出一身热汗。越女回去后便换了身衣服,正束好了头发要上妆,却发现妆奁的锁扣卡住了,越女便抱着妆奁去找无剑。谁知曦月同孤剑又打了起来,在院子里战的热火朝天,未注意到一旁娇小的越女,一道刀光便飞了向她。越女迅疾躲开,手一滑,妆奁便结结实实地磕在了地上。 锁扣开是开了,脂粉簪子也碎了。 无剑搂着眼泪汪汪的越女,不由分说地按着曦孤二人的头把他们丢进厨房,带着越女采买去了。柳叶洗了手也来帮忙。曦孤在一旁推推搡搡,拳来掌往,震断了那边挂着砧板的钩子,沉重的砧板掉下来,把底下的黄瓜砸成了块。 得,做菜不用切了。 无奈的柳叶支使他们把大些的黄瓜块切小点,自己切起了芫荽,青翠的芫荽在他手底变成了碎末,洒在了青瓜上,再浇上透亮辛香的红油和醋。家务不通的曦孤背着手,钦佩地探着头瞧他有条不紊地处理黄瓜,也停了互掐的手。须臾,柳叶用干干净净的白瓷盘把黄瓜端了出去,三人各自捏着小小的一根签子,戳块青瓜嚼了起来,清香微辛味道在口腔中扩散开来,叫人心旷神怡。 须臾,无剑抱着大大小小的盒子回来了,越女眼圈儿犹带三分红,神情却欢快了不少,欢欢喜喜地跑到桌前拿签子戳黄瓜吃,眯着眼赞叹:“好吃!不过红油浇少了,柳叶哥哥还是不爱吃辣呢。”柳叶笑道:“放多了你又要红着眼灌水,埋怨我做得辣了。”越女脸飞红云,悄声反驳:“我才没有……” 那边无剑把叠在手上的盒子堆轻手轻脚地放在了桌上,半真半假地埋怨道:“我拿了一路的盒子,衣服都汗湿透了,也不给我擦擦。”越女歉然,急忙跑过来将黄瓜喂入她口中,再从裙侧拿下手帕给她擦汗。越女抽出手帕时有一只靛青的蝴蝶从帕子里飘落,翅型狭长,不似寻常蝴蝶的圆润。孤剑瞧着眼熟,问了句:“这是什么?”无剑伸手接住蝴蝶递过去,道:“我们采买的时候飞来的,莫名其妙停在了我头发上,我怎么看怎么像你们手臂上的情花,就拿了回来。” 曦月凑上前来,端详片刻,脸色越来越严肃,他捏住蝴蝶的躯干部分,指尖数道掺金的白光涌进其中,“蝴蝶”便解了体,变回一张手帕摊在他掌心,上有几行嫣红的小楷。孤剑读的脸色发沉,道:“我们待会就赶回绝情谷去。”越女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被他们的脸色给吓得心惊肉跳,慌神道:“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无剑看着那嫣红的颜色,咬牙道:“那是我们上回送给淑女的胭脂。” 原来这只所谓的蝴蝶,竟是淑女剑以秘法传来的求救信,信中道绝情谷深处的绝情潭竟有引魂镜新生,如今谷中四处藏有魍魉,虽不强悍,却数量众多,君淑九寒四人应付不来,催他们速回。信中还道,不要与魍魉王硬抗,若不能保证自己毫发无损,绝对不能与他正面抗衡。 无剑怒道:“木剑竟将手伸到了绝情谷!本以为他只是想……没想到竟如此恶毒!我同你们去,看看这回他要用什么招数!”曦月和孤剑在那头已配好了自己的刀剑,推开了门,沉声道:“走吧。”越女慌忙叫道:“等等!我与你们一起去!”说着便要去取剑,被柳叶按了下来:“你莫急,淑女剑不会有事的,有阿无在呢。如今山庄人不多,绿竹伤未全愈,需得我们留在此处看守才好。”越女剑红了眼眶,呐呐地点头应允。 无剑三人快马加鞭赶回了绝情谷,孤剑勒马蹙眉道:“照淑女信上说,我们是不是该暂避魍魉王?”曦月面上带了一缕漫不经心的冷笑:“绝情谷至强功法乃是一道阴阳乱刃法,而我同你又是至强的刀剑,总至于不怕它一具行尸走肉。何况再不济,还有无剑在此。”无剑点头应允,曦孤遂下了马,三人缓步走向绝情谷深处的绝情潭。 绝情谷地势狭长幽深,绝情潭更是位于情花丛极深之处。别处的情花未过腰身,想来是君子剑与淑女剑常常修剪的缘故,而此处的情花树却疯狂地长至三层楼高,垂下的枝条开满了妖冶的靛青色花朵,花蕊中夹着一丝深紫,形状细长,如斑斓的毒蛇吐出信子,扭动着爬了满树。 泥地湿软蓬松,三人屏气凝神地走着,林中不时响起水珠自花瓣尖儿落下的滴答声,气息湿润,寒意缭绕着鼻尖,幽幽地沿着经脉流入心头。 未几,三人到了终点。绝情潭无波无澜,潭面如镜,而令人惊诧的是,潭面上方真真切切的有一面巨大的镜子,镜的边缘攀绞缠绕着蛇行的藤条,颜色是死气沉沉的暗绿,衬得底下的人脸色也有股暗沉的灰败。他明明生的一副英勇的战士样貌,肌肉虬结,肩背上刀伤、枪伤交错,却在对镜轻轻抚摸自己的容颜,兰花指微翘,动作缓慢而阴柔。 无剑止步,凝眉甩出一记马鞭,登时数只魍魉奔出,挡了那记攻击。曦月与孤剑身上煞气越发重了,各自拔出兵刃。黑剑笔直修长,刃口幽幽蓝光,与孤剑的眼中迸发的寒光相类似。金刀至刚至重,在曦月手中挥舞出道道凌厉白光。细剑大开大合,纵横睥睨;宽刃轻灵穿梭,以一敌十。 这就是曦月与孤剑同修的阴阳乱刃法。辅以无剑的无影剑气,魍魉众顿时倒了大半,其余的惮其锋芒,不敢上前。 三人收了兵刃,与魍魉众对峙,气氛紧绷张,一触即发。无剑嘴唇微动,以密语传音至曦孤耳中:“我在正面吸引他注意力,你们去侧面进攻。以剑啸为号。”曦孤以同法回应,三人依旧一动不动,静待时机。 一声清啸划破天际,林叶为之颤抖,数只白鸟不安地扑腾着翅膀从林中飞出。曦孤身影化作一道闪电,刀剑乱舞中魍魉纷纷倒下。无剑捏诀放出一招“万流东汇”,余下魍魉的攻势登时减了一半。魍魉王并未转头去看无剑,而是轻轻抬眼瞥了一眼自己的侧面,那边的孤剑挡在曦月面前,砍死了一只修刚属功法的魍魉,。他收回视线,一点乌光从他指尖悄无声息地涌进了镜面之中,他脸色变得更加灰败,神情却兴奋了几分,叫人不寒而栗。 三支魍魉自水面暴涌而出,把三人隔在了三个封闭空间中,无剑左右支绌,在魍魉缝隙中觑得曦孤二人皆倒了下去,登时惊得手足发冷。魍魉越来越多,这样下去只会死在此处,无剑心中后悔着为何不听淑女的话,一边汇聚体内气息,将所有剑气倾泻而出,刹那间剑气如洪水决堤一般爆发,将余下所有魍魉剿尽。她吐掉口中鲜血,勉力运起轻功纵身到曦孤旁边。 原来,曦月同孤剑刚才被魍魉冲散开来,少了支持,一人对上百十个魍魉,未免力不从心。不经意间,孤剑眼角余光觑得自己在水中的倒影,竟变成了曦月,心头大骇,手上动作一慢,便被湖面突然射出的一道乌光刺进了眉心,曦月也是如此,登时疼得倒地辗转,只觉得浑身百来块骨头被人打碎重组,皮肤被硬生生地撕扯成碎片,脑中有千万根细针穿梭,尖锐的刺痛感叫他几乎想要把自己脑袋砍下来。 无剑见得如此,也不知如何是好,干脆运气恢复方才添的内伤,幸亏两人的样子开始渐渐好转,她才稍稍放下心来。 孤剑终于从剧痛中挣扎出来,他以手肘撑地起身,去摸自己的剑,手腕一沉,才发现他拿到的是一把银刀。,而自己缠腕用的靛蓝带子也不见了,手上多出了一副皮质手套。 这不是曦月的装备吗?他猛地反应过来,震惊得说不出话。他尚未搞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便瞧见那边的无剑挨了藤蔓的一记重击,而他自己的声音发出一声剧烈的嘶吼。 “孤剑,躲开!” 我终于对互换身体梗下手了(突然变态.jpg)

(没什么用的)声明

说一下,以后写紫薇x我的文都不打紫无tag了,以前的文也会把标签改成紫明,至于为什么是这个tag,可以看我那篇唠嗑。

复三蜘蛛侠相关分析:他一直在战斗。

小蜘蛛痴汉专用号:

【剧透预警】


【剧透预警】


【大量剧透预警】




本来没打算今天发这个的,实际上我是打算上映一周之后再发这种分析,但是鉴于昨天在lof上看到某位打码的博主指责蜘蛛侠最后的行为不够英雄太脆弱了……


来,我们来说个清楚。




首先关于这部虫年龄的问题导演罗素已经在之前说过了,蜘蛛侠电影在MCU的时间线是错误的,他的时间需要另外计算,按照三部曲一部一年级来计算,也就是换而言之,只有到虫2他才有16岁,在虫2拍出来之前他仍然是15岁。


大多数英雄是从战场赶赴向战场,他呢?他是从校车赶赴到战场。




这部前面虫救人的部分我也不多加赘述了,他义无反顾的冲向太空,他毫无畏惧的、带着孩子气的直接面对灭霸,中途救了无数人,有勇有谋,从不拖后腿——直接说最后那段吧。


很奇怪,前面部分虫完全没有流露出任何痛苦,他知道自己缺氧失去意识的时候也只是傻乎乎的哦说难怪如此,几次被打到也毫无反应,甚至他打灭霸的时候都没有流露出半点恐惧,最后甚至小心的去扶起铁人。


消失化灰本身也是没有痛苦的。


没有任何痛苦的。




那么为什么他最后露出了如此痛苦的神情?




答案是因为他有蜘蛛感应。


意识到这一点比一切都要令人窒息。他的蜘蛛感应可以给他提供类似预感的功能,比如星爵来袭的时候他就对铁和奇异进行了危险警告,但凡事有利有弊,蜘蛛感应在给他提供了强大的武力支撑辅助的时候,同时也有一个致命的问题。


那就是它会带来巨大的危险恐惧感,提醒他逃离开,而这种感知在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是会令他本人感到巨大的痛苦的。


所以只有他才会在所有人都无知无觉消失的时候,颤抖着声音说“我觉得不是很好。”




我无法想象他在前面被灭霸砸伤的情况下也只是不知疲倦的哑着声音救人,即使一切都到了最糟糕的情况下依然可以记得去扶起受伤的铁人——而他究竟要在什么样的痛苦情况下,才会完全失控到声音一直在颤抖。


I DON'T FEEL SO GOOD.


他没有说“我很痛苦”“我感觉糟透了”,仅仅只能踉跄着朝铁人扑过去,艰难地说出这么一句:我觉得不是很好


他说的所有的话都是“I don't feel so good”“I don't  wanna go”“please”


“我觉得不是很好”“我不想走”“please”


这些说出口的都是什么话?


即使在这种时刻他都从来没有说哪怕一句的“我很痛苦”“我不想死”“救救我”。委婉到哪怕连一句简简单单的HELP都说不出口




他怕死吗?


他当然怕,他为什么没有权利害怕。他只有15岁,他还是个孩子,他为什么没有资格害怕?成为蜘蛛侠也只不过短短一年,他凭什么不能害怕?


他怕死吗?


他也没有那么怕,至少他说出口的话仍旧注意着努力不会刺伤任何人。即便是在近乎失控带着哭腔的时候也没有过。




很多人在猜他最后为什么要说sorry,他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他在为什么而道歉?


他道歉是因为觉得自己之前不该撒娇着留下来吗?


他道歉是因为觉得自己没有帮上忙而感到歉意吗?




不,不是这些。都不是的。


我本以为是因为他曾经耍赖皮一样狡黠的和铁人抱怨说都怪斯塔克先生你把战衣做的那么好,我才会忍不住留下来的,所以如果我出事了那都是斯塔克先生你的错。


当时铁难以置信地提高了声音反问了一遍:“你再说一遍?”


当时那一幕如此可爱,让人忍不住笑起来。但到了最后那一刻,虫突然意识到了他不该这么说,他很抱歉,他不是故意那么说的,他不是真的想得到这样的结果的。


他想让斯塔克先生别那么伤心自责,他真的很抱歉,他不该乱说话的,他不该这么最后控制不住的去求助的,他不该让铁伤心的。


他快死了。


他最后想的却是希望身边的人不要难过。他真的、真的很抱歉。




其实我本以为只是如此,这一切已经足够了,直到看到了导演打的补丁……才恍然或许不仅仅如此。


这个化灰是和意志力挂钩的,但并不是说别人没有意志力,而是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本身能够预感到这件事的人就非常罕见了,他可以,以及他是真的太想留下来了,他的执念太深了。


导演的原话大意是:“听着,你是个孩子,你不想走,这是我们想要在你身上发生的最后一件事,我们想要你斗争,想要你用所拥有的一切斗争。”


这就是他最后所做的。


他为之付出了全部的意志力在拼命试图挣扎战斗着,只有他画作灰尘的速度如此缓慢,因为他在竭尽全力的挣扎、反抗、斗争,直到最后一刻他被放下来的那一瞬间他才意识到了一切都是徒劳的。


这就可以解释了为什么他一开始化灰速度如此缓慢,但当他说完sorry的时候,瞬间就和别人一样飞快消逝了。




因为他终于放弃了。




他精疲力竭了,他竭尽全力了,可他真的再也无法坚持下去了。蜘蛛感应给他带来的痛苦,他拼命与宝石的力量战斗着,但他还是输了。


然后我才意识到,也许他说sorry是因为他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他很抱歉,但他真的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他不想留下斯塔克先生一个人,他还受着伤呢。他想回家,May还在等着他的孩子回来,他想要保护纽约,想要保护他的家人,想要保护所有人。他要是走了May要怎么办呢?他要走了斯塔克先生怎么办呢?


他不想走。




不想走,不仅仅是因为不想死。更多的是因为他索牵挂的如此之多以至于他无法放下手。


可他真的耗尽了一切努力,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还太小,并不真的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本能告诉他不能放弃。于是他拼尽一切,耗尽所有的在与他根本看不到也不知道的东西斗争着。


他说I don't know what's happening,他对铁说Sir please,please,他说“I don't  wanna go”近乎失控因为他没办法解释自己的情况,也不知道自己在与什么抗争,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请求铁干什么,因为他并不真的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只是——




他只是在独自进行一场没有人看得见的,只有他一个人的惨烈战斗。




他耗尽了一切所能,用了自己的一切去抗争,甚至下意识地求助于铁人,他真的太想留下来了,他足够强大和执着以至于真的可以抗争如此之久……可他还是输了。


他很抱歉。他输了。


他很抱歉关于所有的一切。




但他的的确确一直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这难道还不够英雄吗?




直到最后我回忆起他开始的时候睁着很亮的眼睛认真的和铁人说:I can't be a friendly neighborhood Spider-Man if there's no neighborhood.


他说如果没有街道的话他要怎么当他的友好邻居蜘蛛侠呀。




他说的很有道理。


可我一直忍不住去想,如果没有他,又哪里来的友好邻居蜘蛛侠呢?



    2563 2018-05-20 小蜘蛛痴汉专用号: 【剧透预警】 【剧透预警】 【大量剧透预警】 本来没打算今天发这个的,实际上我是打算上映一周之后再发这种分析,但是鉴于昨天在lof上看到某位打码的博主指责蜘蛛侠最后的行为不够英雄太脆弱了…… 来,我们来说个清楚。 首先关于这部虫年龄的问题导演罗素已经在之前说过了,蜘蛛侠电影在MCU的时间线是错误的,他的时间需要另外计算,按照三部曲一部一年级来计算,也就是换而言之,只有到虫2他才有16岁,在虫2拍出来之前他仍然是15岁。 大多数英雄是从战场赶赴向战场,他呢?他是从校车赶赴到战场。 这部前面虫救人的部分我也不多加赘述了,他义无反顾的冲向太空,他毫无畏惧的、带着孩子气的直接面对灭霸,中途救了无数人,有勇有谋,从不拖后腿——直接说最后那段吧。 很奇怪,前面部分虫完全没有流露出任何痛苦,他知道自己缺氧失去意识的时候也只是傻乎乎的哦说难怪如此,几次被打到也毫无反应,甚至他打灭霸的时候都没有流露出半点恐惧,最后甚至小心的去扶起铁人。 消失化灰本身也是没有痛苦的。 没有任何痛苦的。 那么为什么他最后露出了如此痛苦的神情? 答案是因为他有蜘蛛感应。 意识到这一点比一切都要令人窒息。他的蜘蛛感应可以给他提供类似预感的功能,比如星爵来袭的时候他就对铁和奇异进行了危险警告,但凡事有利有弊,蜘蛛感应在给他提供了强大的武力支撑辅助的时候,同时也有一个致命的问题。 那就是它会带来巨大的危险恐惧感,提醒他逃离开,而这种感知在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是会令他本人感到巨大的痛苦的。 所以只有他才会在所有人都无知无觉消失的时候,颤抖着声音说“我觉得不是很好。” 我无法想象他在前面被灭霸砸伤的情况下也只是不知疲倦的哑着声音救人,即使一切都到了最糟糕的情况下依然可以记得去扶起受伤的铁人——而他究竟要在什么样的痛苦情况下,才会完全失控到声音一直在颤抖。 I DON'T FEEL SO GOOD. 他没有说“我很痛苦”“我感觉糟透了”,仅仅只能踉跄着朝铁人扑过去,艰难地说出这么一句:我觉得不是很好。 他说的所有的话都是“I don't feel so good”“I don't wanna go”“please” “我觉得不是很好”“我不想走”“please” 这些说出口的都是什么话? 即使在这种时刻他都从来没有说哪怕一句的“我很痛苦”“我不想死”“救救我”。委婉到哪怕连一句简简单单的HELP都说不出口! 他怕死吗? 他当然怕,他为什么没有权利害怕。他只有15岁,他还是个孩子,他为什么没有资格害怕?成为蜘蛛侠也只不过短短一年,他凭什么不能害怕? 他怕死吗? 他也没有那么怕,至少他说出口的话仍旧注意着努力不会刺伤任何人。即便是在近乎失控带着哭腔的时候也没有过。 很多人在猜他最后为什么要说sorry,他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他在为什么而道歉? 他道歉是因为觉得自己之前不该撒娇着留下来吗? 他道歉是因为觉得自己没有帮上忙而感到歉意吗? 不,不是这些。都不是的。 我本以为是因为他曾经耍赖皮一样狡黠的和铁人抱怨说都怪斯塔克先生你把战衣做的那么好,我才会忍不住留下来的,所以如果我出事了那都是斯塔克先生你的错。 当时铁难以置信地提高了声音反问了一遍:“你再说一遍?” 当时那一幕如此可爱,让人忍不住笑起来。但到了最后那一刻,虫突然意识到了他不该这么说,他很抱歉,他不是故意那么说的,他不是真的想得到这样的结果的。 他想让斯塔克先生别那么伤心自责,他真的很抱歉,他不该乱说话的,他不该这么最后控制不住的去求助的,他不该让铁伤心的。 他快死了。 他最后想的却是希望身边的人不要难过。他真的、真的很抱歉。 其实我本以为只是如此,这一切已经足够了,直到看到了导演打的补丁……才恍然或许不仅仅如此。 这个化灰是和意志力挂钩的,但并不是说别人没有意志力,而是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本身能够预感到这件事的人就非常罕见了,他可以,以及他是真的太想留下来了,他的执念太深了。 导演的原话大意是:“听着,你是个孩子,你不想走,这是我们想要在你身上发生的最后一件事,我们想要你斗争,想要你用所拥有的一切斗争。” 这就是他最后所做的。 他为之付出了全部的意志力在拼命试图挣扎战斗着,只有他画作灰尘的速度如此缓慢,因为他在竭尽全力的挣扎、反抗、斗争,直到最后一刻他被放下来的那一瞬间他才意识到了一切都是徒劳的。 这就可以解释了为什么他一开始化灰速度如此缓慢,但当他说完sorry的时候,瞬间就和别人一样飞快消逝了。 因为他终于放弃了。 他精疲力竭了,他竭尽全力了,可他真的再也无法坚持下去了。蜘蛛感应给他带来的痛苦,他拼命与宝石的力量战斗着,但他还是输了。 然后我才意识到,也许他说sorry是因为他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他很抱歉,但他真的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他不想留下斯塔克先生一个人,他还受着伤呢。他想回家,May还在等着他的孩子回来,他想要保护纽约,想要保护他的家人,想要保护所有人。他要是走了May要怎么办呢?他要走了斯塔克先生怎么办呢? 他不想走。 不想走,不仅仅是因为不想死。更多的是因为他索牵挂的如此之多以至于他无法放下手。 可他真的耗尽了一切努力,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还太小,并不真的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本能告诉他不能放弃。于是他拼尽一切,耗尽所有的在与他根本看不到也不知道的东西斗争着。 他说I don't know what's happening,他对铁说Sir please,please,他说“I don't wanna go”近乎失控因为他没办法解释自己的情况,也不知道自己在与什么抗争,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请求铁干什么,因为他并不真的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只是—— 他只是在独自进行一场没有人看得见的,只有他一个人的惨烈战斗。 他耗尽了一切所能,用了自己的一切去抗争,甚至下意识地求助于铁人,他真的太想留下来了,他足够强大和执着以至于真的可以抗争如此之久……可他还是输了。 他很抱歉。他输了。 他很抱歉关于所有的一切。 但他的的确确一直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这难道还不够英雄吗? 直到最后我回忆起他开始的时候睁着很亮的眼睛认真的和铁人说:I can't be a friendly neighborhood Spider-Man if there's no neighborhood. 他说如果没有街道的话他要怎么当他的友好邻居蜘蛛侠呀。 他说的很有道理。 可我一直忍不住去想,如果没有他,又哪里来的友好邻居蜘蛛侠呢?
© 明堂/Powered by LOFTER